又一道垭口,翻过去就行了!

2019-10-09 11:00


       A罗是四川龙浩航校的学员,喜欢称自己是流浪歌手,但混熟了,他又会说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流浪歌手,只是这样介绍自己很酷。实际上,他不光在长安城头卖过唱,西华大学周边也有他路演的影子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七夕那天,所有人都沉浸在秀恩爱和被秀恩爱的氛围里,四川龙浩航校的学员们依然过着平静的日子。A罗吃过晚饭背着吉他去了航校未来的健身房。那里有半只乐队,最近他们正在排练《海阔天空》。除了A罗,还有一名吉他手和一名鼓手,以及一名摄影师。

 

       A罗就要开飞了,这样的排练机会越来越少。

 

       高中时,A罗去参加过空军招飞,体检过了,却遗憾地没有考上重本,与飞行梦失之交臂。也没有想过去民航,心里还惦记着空军。大学时A罗去咨询空军招飞,这才得知空军不招普通在校大学生了,只要军校的学生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一天,女友给A罗推送了一个头条,那是四川龙浩航校的招飞公告,A罗觉得是个机会就去试了试,没想到还真成功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来航校学习飞行技术前,还要到沈阳学理论。因为去的晚,得拼了命补课。每天的任务就是学习、学习、学习,累是一方面,吃不到辣椒才是最痛苦的事。学习2个月后,A罗又跑回西华大学做毕业设计,中途耽搁了一个月,之前准备的私商仪考试也忘得差不多了,再回到沈航大已经6月28号了,最后突击15天,顺利通过。离开的时候,A罗看着沈阳的天空,扬起嘴角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7月,A罗来到航校,也许是久违的川菜气息,又或是航校食堂伙食太好,不到一个月,A罗地体重就上升了,开始长起肚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这里的领导、教员、工作人员都让我觉得很亲切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放单飞前,吴晓泉将镜头对准机舱里的黄悦,定格了这个对他俩同样珍贵的瞬间,他在朋友圈写道:认真享受飞行!

 

       8月28日,今天A罗要开飞,去机场的路上,他有些紧张。听着音乐,突然想起那一年骑车去西藏。

 

       在巴朗山垭口,A罗第一次看到雪山。所有人都沉醉在雪山的魅力中,并没有注意到空中集聚的乌云,就像被泼了一盆水,这才意识到下雨了。雨势越来越大,大雨中A罗和朋友扶起山地车往山下冲。2000多米的落差、接近50公里的盘旋公路、40多迈的骑行速度……天气仍旧在变化,前一秒的雨珠遭遇高空冷空气凝结成了冰雹,重重地敲打着A罗的头盔,一个弯道需要刹车,大脑发出指令,手指却已冻僵,按不下去,队友也渐渐消失在前方的白幕中,那一秒A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。通红的脸依旧被冰雹击打着,身体和心理的压力迫使他停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但停下来,只有冰雹、孤寂和恐慌。

 

       终究还是停下来休息了一阵,尔后继续上路。冰雹停了,雨接着下,拖着疲惫的身子一路向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骑进一个不太明亮的隧道,看到了等待已久的伙伴,A罗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

       A罗睁开眼睛,看了看车窗外,已经到机场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他整了整衣服,扬起笑脸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就像又一座山,又一道垭口。跟着节奏,我会翻过去的。”

  • Classic review